• <menu id="o6gci"></menu>
  • <samp id="o6gci"><label id="o6gci"></label></samp>
    <blockquote id="o6gci"><object id="o6gci"></object></blockquote>
  • <menu id="o6gci"></menu>
  •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

   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


    首頁 > 周刊雜志 > 正文

    把直播間“搬”到一個個貧困縣

    作為阿里巴巴“助農大使”和淘寶“帶貨女王”,薇婭把直播間“搬”到一個個貧困縣。近兩年,她做了近百場扶貧助農直播,累計引導農產品成交銷售額達5.6億元。

    《中國經濟周刊》 記者  孫冰

    “大家好!我是嗓子微微啞的薇婭,也是你們的哆啦薇婭。”

    薇婭,原名黃薇,是第一批電商直播的嘗鮮者和探路人,也是至今戰績無人超越的“淘寶第一帶貨主播”。作為電商主播,薇婭創造了很多個第一,從帶貨金額到直播場次時長,也包括獲得扶貧領域最高榮譽“2020全國脫貧攻堅獎”、“全國三八紅旗手”、全國青聯委員、中國青少年發展基金會希望工程突出貢獻者……

    “2016年做第一場扶貧公益直播時,我沒有想到自己會做這么多,一路走來其實非常艱辛,其間遭遇了太多的不理解,也猶豫過要不要做下去。但今天能得到這些榮譽我非常自豪,因為我覺得這是國家對互聯網、對電商助農的認可。電商主播也是很多平凡崗位中的一個,我們也在通過自己的努力,向社會傳達向上向善的力量。”薇婭在接受《中國經濟周刊》采訪時說。

    作為阿里巴巴“助農大使”和淘寶“帶貨女王”,薇婭把直播間“搬”到一個個貧困縣。近兩年,她做了近百場扶貧助農直播,累計引導農產品成交銷售額達5.6億元。

    薇婭表示,她希望通過自己微薄的力量,讓電商主播這個職業的價值能被社會大眾所了解和認可,希望自己所做的積極向上的事情,能鼓勵更多人通過電商直播實現自己的人生價值,并幫助他人,向社會傳遞正能量。

    86 “淘寶第一帶貨主播”薇婭獲得2020 全國脫貧攻堅獎《中國經濟周刊》首席攝影記者 肖翊 | 攝

    “淘寶第一帶貨主播”薇婭獲得2020 全國脫貧攻堅獎《中國經濟周刊》首席攝影記者 肖翊 | 攝

    87-1 薇婭做扶貧助農直播

    薇婭做扶貧助農直播

    87-2 薇婭帶貨碭山梨膏

    薇婭帶貨碭山梨膏

    扶貧助農踩過很多坑,曾因不被理解而痛哭

    薇婭做過歌手、主持,組過女團,出過唱片,也開過線下服裝店和淘寶店,也曾是小有名氣的“淘女郎”(淘寶模特)。她的人生拐點出現在2016年,淘寶開始啟動直播業務,薇婭收到了淘寶小二(淘寶員工常自稱小二)的邀請,希望她試水淘寶直播。2016年5月19日,薇婭開啟了人生第一場直播,但當天觀看的人數只有5000人。

    薇婭對記者回憶說,她也是在這一年第一次參與助農公益直播。當時阿里巴巴組織了幾場針對浙江仙居楊梅的助農活動。由于連日暴雨,當地一年一季的特色農產品楊梅大面積滯銷。不少主播更在意“美美地出鏡”,不愿意冒著雨踩著泥巴去賣“土”特產,但薇婭一點都沒有猶豫就報了名。

    “當時覺得就像小時候經常參加學校組織的愛心捐款活動,幫助有困難的同學,現在做了電商主播,如果可以通過直播幫助別人,為什么不去呢?有能力幫助更多人難道不是件很快樂的事嗎?”薇婭說。

    4年多的時間,薇婭成為毋庸置疑的行業金字塔尖上的“頭部主播”,如今,薇婭兩個字就意味著巨大的流量和屢創紀錄的成交額,要把這股巨大的力量引向哪里,是薇婭必須要面對的問題。

    與此同時,薇婭扶貧助農和參與公益的腳步也沒有停止過。薇婭開展公益直播不僅是最早的,場次頻率也很高。僅近一年來,由她發起和參與的扶貧助農公益直播場次就有近百場,累計引導銷售額5.6億元。而做這些公益直播,薇婭不會收取任何費用,包括傭金。

    薇婭也在不斷詮釋著數字助農的“加速度”:4分鐘賣掉1萬余罐貴州普安紅茶,5分鐘售罄3萬份甘肅禮縣蘋果脆片、2.6萬份河南民權麻花……今年4月武漢解禁后,薇婭成為新冠肺炎疫情后第一位到武漢直播賣貨的電商主播,她第一時間遠赴當地,助力當地復工復產。

    隨著薇婭在業界的影響力越來越大,收獲的榮譽越來越多,質疑的聲音也隨之而來。“不就是一個賣貨的、一個網紅嘛,何德何能獲得這么多榮譽?”“扶貧助農做公益不過是在博眼球,增加曝光量以便于多賣貨賺錢。”有消費者買了助農的產品品質不好,就到直播間大罵薇婭:“助農做公益就是在作秀。”

    今年9月的一場直播中,看到一些網友的惡評后薇婭沒有控制住情緒,在直播間崩潰大哭,還因此上了熱搜。凌晨一點,她發了一條微博,為自己的情緒失控向公眾道歉,但公益是自己一直都想做的事情,不會改變。

    薇婭坦承,自己在助農扶貧這件事上踩過很多坑,就像一個升級打怪的過程,不斷遇到問題,不斷去解決。“當然,這些坑不是大家故意給我埋的,而是助農扶貧不是有錢有流量有愛心有熱情就夠了。比如我們選品時,這個水果明明非常漂亮也很好吃,但經過物流運輸到消費者手上就是爛的了,消費者就會覺得薇婭你是個騙子。”她說。

    薇婭表示,面對非議也好,面對不理解也好,只要你自己的心是向上向善的,就會有更多人能被你感染。而如今獲得的這些榮譽,讓她很開心,覺得自己終于被理解、被認可。

    88 薇婭做扶貧助農直播《中國經濟周刊》首席攝影記者 肖翊 | 攝

    薇婭做扶貧助農直播《中國經濟周刊》首席攝影記者 肖翊 | 攝

    扶貧助農不能靠人同情,更重要的是“造血”

    踩坑無數的薇婭現在對扶貧助農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,她說她非常認可阿里巴巴的理念,就是“造血式”扶貧助農,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。

    “不是說只靠電商主播幫你賣貨,而是讓你自己真正知道電商是什么,怎么通過自己的努力把農產品變成能被市場認可的商品。扶貧不能僅僅靠愛心,助農產品賣出去也不能靠別人同情,而是我的商品是真的好,即使拿到市場上跟所有品牌擺在一起,也是有競爭力的。”薇婭說。

    專業是電商主播最重要的素質,做直播帶貨的核心競爭力之一就是優質的選品。“任何扶貧助農也都是產品為王,不能降低對產品的要求標準,否則消費者會有逆反心理,只有產品好,消費者才會復購,才能在未來形成良性循環。”薇婭說。

    比如,安徽省宿州市碭山縣原來是國家級貧困縣,當地的碭山梨是非常有名的特色農產品,也是中國傳統三大名梨之首。2018年,碭山縣縣長朱明春找到了薇婭,希望能通過直播帶貨賣碭山蘇梨。但薇婭和團隊考察之后發現,碭山蘇梨雖然非常好吃,但直接以水果生鮮銷售,儲藏、保鮮、包裝、運輸都會遇到很大問題,品質和物流時效都難以把控,也不易打造品牌。

    于是,薇婭團隊和朱縣長商量權衡之后,決定從賣梨改為賣梨膏。當地所有人都會用傳統工藝把蘇梨熬制成蘇梨膏,其有潤喉等功效,而且梨膏比鮮梨更好保存和運輸,當然利潤也更高。但是,當地既沒有統一的生產工藝,也沒有統一的生產標準,更沒有統一的品牌。于是,在薇婭團隊的建議之下,朱縣長找到了當地扶貧企業,以標準化流程和品質生產梨膏,并打造了一個屬于碭山縣自己的梨膏品牌。

    后來,這款產品在薇婭直播間賣爆了,截至2019年底,碭山梨膏在淘寶天貓的年銷量突破100萬瓶,一躍成為全網同品類排名第一的爆品。

    “薇婭的直播帶貨只是一個助推器,最終還要幫助當地把農產品變成消費者認可的商品,這樣的扶貧助農才真正的有意義和有價值。”謙尋集團副總裁、薇婭事業部總經理、薇婭扶貧助農項目負責人古默告訴《中國經濟周刊》。

    據古默介紹,2019年,薇婭團隊啟動了扶貧助農公益項目“薇婭魅力中國行”,以省為單位進行溯源直播,不僅推介當地的扶貧產品和特色產品,還把當地的風土人情和旅游業推薦給全國消費者。

    截至目前,薇婭已經走進云南、安徽、湖南、青海、河南、黑龍江、湖北、陜西、貴州、吉林等多個省份進行扶貧助農公益直播,用“以買代捐”的創新形式助力脫貧攻堅。當然,原則還是向粉絲、消費者分享頗具地方特色、品質過硬的好產品,同時幫助扶貧產品提升市場競爭力、形成品牌效應。

    “未來,我們會去到更多省份的山區和偏遠鄉村,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人。”古默說。

    89 薇婭獲得2020 全國脫貧攻堅獎

    薇婭獲得2020全國脫貧攻堅獎

    薇婭的傳奇,更是大時代里的精彩

    個人的傳奇往往都是大時代里的精彩。薇婭無疑是幸運的,互聯網的浪潮,電商的崛起,直播的火箭式發展……才有了被時代送上風口浪尖的薇婭。

    其實,從2016年淘寶直播正式啟動算起,直播電商到今天也只是走過了短短4年。畢馬威聯合阿里研究院發布的研究報告顯示,2019年直播電商整體市場規模達到4338億元,同比增長210%。預計2020年直播電商整體規模將達10500億元,2021年將達2萬億元。

    另據商務部的數據顯示,2020年上半年全國電商直播數量超過1000萬場,人數超過500億人次。

    電商主播還是一個新職業,大眾也常常會有誤解,很多人會稱他們為網紅,或者將他們類比為口碑并不太好的購物節目主持人,整天喊著“只要998,快點下單吧”。

    薇婭告訴記者,她其實不太認可把電商主播叫作網紅,她甚至都不太喜歡網紅這個詞。今年7月,人社部正式向社會發布了互聯網營銷師這個新職業,薇婭和團隊開玩笑說,當了那么久的“黑戶”,終于有正式的職稱了。

    除了薇婭,今年還有多位“新農人”獲得全國脫貧攻堅獎,比如有青川地震后決定返鄉創業的大學生趙海伶,她是中國最早一批淘寶農產品店主,10年間發展成為省級龍頭企業,帶動青川4000多食用菌農戶致富,為留守貧困婦女老人提供務工崗位。

    還有身殘志堅的付凡平,因一場大火失去雙手的她通過開淘寶店成功脫貧,還帶動300多名殘疾人就業,手把手指導60余人注冊和開辦淘寶網店。

    脫貧一線的村干部、河南省輝縣市張村鄉裴寨村黨支部書記、村委會主任裴春亮,他積極發展農村電商,將當地滯銷的紅薯銷往全世界,還建設農村電商孵化園,帶動貧困戶“線上脫貧”。

    阿里巴巴集團公共事務部資深總監仇亞童告訴《中國經濟周刊》,從去年阿里巴巴獲得全國脫貧攻堅獎組織創新獎,到今年多位新農人獲得全國脫貧攻堅獎先進個人,這是“造血式助農”的成果體現。

    “我們還希望培養越來越多的數字經濟時代脫貧致富帶頭人。在薇婭的背后,淘寶已經孵化了10萬農民主播。淘寶天貓上的國家級貧困縣賣家,已經超過120萬個。”仇亞童說。

    據介紹,近3年來,阿里平臺銷售農產品超5400億元,穩居全國各大電商之首。配合國家脫貧攻堅戰,過去5年間,832個國家級貧困縣在阿里平臺的網絡銷售額超過3100億元。

    薇婭也鼓勵越來越多的人,通過電商和電商直播改變自己的命運,也改變家鄉的狀況,“電商直播沒有什么難的,任何人都可以做,只要用心,尤其現在的‘村播’,大有可為。”

    (本文刊發于《中國經濟周刊》2020年第22期)


    2020年第22期《中國經濟周刊》封面

    2020年第22期《中國經濟周刊》封面

    中國經濟周刊-經濟網版權作品,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,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。
    • 微笑
    • 流汗
    • 難過
    • 羨慕
    • 憤怒
    • 流淚
    0
    全年无错30码王中王精选